中共一大代表李汉俊背后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7-05-24 16:46 来源:奇闻怪志编辑整理 作者:佚名 点击:

  李汉俊在中共“一大”召开前后鲜为人知的故事(图)

  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址位于上海市卢湾区兴业路76号。这是一幢建于1920年的具有典型上海风格的石库门二层楼房,楼下一间18平方米的客厅就是中共“一大”召开地。该楼时为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发起人之一李汉俊与其兄李书城的住宅,人称“李公馆”。在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91周年之际,笔者走访了李汉俊的兄长李书城的后人冯真、李丹阳,聆听母女俩是如何解读李汉俊在中共“一大”前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冯真(五四创造社主将、左联筹建者之一——冯乃超之女、著名画家李琦的妻子、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的外公李书城是湖北潜江人,新中国第一任农业部长。李书城在23岁时,追随孙中山先生参与筹备和组织同盟会。辛亥革命期间,他在武昌与黄兴并肩战斗,后又参加孙中山领导的讨袁、护法等战争。1921年夏,中共“一大”就是在他家召开的。

  冯真老人对笔者说:“我外公李书城的家当时住在上海黄陂南路,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就是在外公家里召开的。我曾听母亲讲到一些外公李书城、李汉俊的事,但讲得较笼统,印象不是很深……”

  冯真的女儿李丹阳(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近代史所原研究人员、旅英历史学者、历史学博士)接着说:“关于李汉俊的事,我了解一些,因为从1979年我就开始收集李汉俊的资料了。那一年,我意外地收到一封从我外婆的老家湖北潜江县寄来的信。写信的是一名对家乡历史感兴趣的青年工人刘小明。他希望我能利用在北京和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近代史所工作的有利条件,访问认识李汉俊的老人,收集有关资料。这封信和其他一些因素启动了我和我丈夫刘建一对李汉俊的研究。从那时起,我们就利用业余时间骑着自行车、带着像砖头一样的录音机,先后访问了刘仁静、罗章龙、张申府、茅盾、李维汉、于树德、夏之栩、萧三、张国基等几十位在中共成立不久后入党的老同志,请他们谈关于李汉俊的事。当时,我的老外婆、李书城的夫人薛文淑还健在,我和老舅舅李声芳在薛文淑家里几次请她谈她记忆中的李汉俊,了解到李汉俊在‘一大’前后一些鲜为人知的事情。”

  李汉俊在中共“一大”前

  根据薛文淑的回忆,1920年,她从家乡松江到上海念书,寄居在李汉俊、李书城兄弟的家里。那时,他们家住在法租界三益里一所三楼三底的房子。当时,李书城是广东军政府军事委员会的委员。这时,李汉俊已经毕业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回国后与李书城住在一起。那时与他们同住的家属有母亲王氏、书城的长女声韵、次女声韺、次子声茂(后改名声宏)和汉俊的两个孩子声簧与声馥。书城的长子声华在日本念书。

  在法租界三益里居住时,李书城与外界往来很少,整天在家看书。李汉俊则与他相反,每天都很忙。他住在旁边楼下,薛文淑住中间楼上,常常能见到朋友们找他。

  薛文淑刚从家乡到上海,对外界一无所知,但是她觉得李汉俊的这些朋友很异常,他们在一起经常发生争论,有时像是在吵架,她以为一定是闹翻了,可是第二天这些人还是照常来,从表情上看不出有什么不愉快。他们常深更半夜才出门,总是弄得声响很大。薛文淑对这些人的情况感到奇怪,曾对李书城提起,但他说:“汉俊他们的事,你不要去管。”可见,他对李汉俊的事是有所了解的。

  李书城早年投身推翻清朝的革命活动,但他对以后袁世凯的篡位、国民党的退让以及军阀混战的状况深感失望,而将希望寄托在他弟弟身上。早年因家境穷困,李汉俊从小就受到李书城照料,并随他去日本读书。李汉俊以优异成绩从东京帝国大学工科毕业后,回国从事革命活动。

  1920年秋,李汉俊随母亲和家人送父亲及前妻和李书成前妻的3个灵柩回湖北潜江老家安葬,不久后返沪。由于家里人口减少,为节约房租(每月需七八十元),就把家搬到上海法租界贝勒路树德里3号(后称望志路106号,现改兴业路76号)。那是一所两楼两底的石库门房子。

  薛文淑和李书城于1921年春结婚后(李书城的前妻甘世瑜于1917年患肺病去世),住在西边亭子间,前面房间是会客的地方。李汉俊住在东边楼上,他的一间房隔为两间,前面为卧室,后面放箱子等杂物,还设有洗脸架。

  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是在李书城家里召开的。当时,李书城不在上海,到湖南主持讨伐湖北督军王占元的军务去了,随去的有警卫梁平。薛文淑与李声韵留在上海。此外,家里还有娘姨和厨师,连李汉俊一共5人。对于党的“一大”的召开,当时,薛文淑并不知道,因为李汉俊和朋友们常在家里聚会。薛文淑只记得,有一天她回到家,一进门就发现天井里有些烧剩的纸灰。厨师老廖告诉她说,有法国巡捕来搜查过二先生(指李汉俊)的房间,并说没有抓人。这时李汉俊不在家,薛文淑上楼到他房间看了一下,除了书架上的书比较凌乱以外,没有别的迹象。其他房间据老廖说巡捕连进都没有进过。因为李书城曾对薛文淑说过不要管李汉俊的事,所以李汉俊回来后薛文淑什么都没有问,他也没有提这件事。后来,薛文淑回想起来,那次可能就是在开中共“一大”会议。

  新中国成立后,薛文淑看到有些人的回忆文章说,“一大”是在楼上开的,也有的说是在楼下开的。虽然“一大”开会时薛文淑既没有看见,又不知道,但她可以肯定,那个据说是开会用过的长桌一直是放在楼下的。因为楼梯狭窄,长桌不可能搬到楼上去,而且楼上也没有可容纳这张桌子的地方。

  图文:中共一大代表李汉俊遗闻轶事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89周年,也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曾称为“共产主义小组”)成立90周年。7月1日下午,记者在武昌江边的一栋公寓楼里采访了中共一大代表李汉俊的外孙甘子久先生。

  众所周知,中共一大会址位于上海兴业路76号(原法租界望志路106号,后门是从贝勒路树德里进去,现为黄陂南路374号),当年那里正是李汉俊和胞兄李书城(同盟会会员,新中国成立后为中央人民政府首任农业部部长)的家。

  李汉俊1920年与陈独秀、李达一起在上海发起组建了共产党早期组织,为召开中共一大做出了特别贡献。他参与领导了1922年的武汉学生运动和1923年的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后与陈独秀、张国焘出现分歧。但他仍然坚持宣传马列主义,“五卅”运动中,他团结进步教师,发动广大学生加入反帝队伍;积极支持北伐,欢迎国民政府迁都。“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以后,他旗帜鲜明地主张讨伐蒋介石,1927年12月被反动军阀杀害。新中国成立以后,毛主席亲笔签发了“革命牺牲工作人员家属光荣纪念证”,证书上写有:“查李汉俊同志在革命斗争中光荣牺牲,丰功伟绩永垂不朽”。

  今年69岁的甘子久先生是李汉俊长女李声馥长子,他中学时代即从继外婆(李汉俊夫人陈静珠)和伯外婆(李书城夫人薛文淑)处了解到外公生前的种种生活细节,上世纪80年代以后遍访外公生前战友、同仁、学生及相关文史研究专家,在采访中他为本报读者还原出一位学养深厚、特立独行的革命先行者形象。

  A 董必武的“马克思主义老师”,上海的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代书记

  甘子久介绍,李汉俊1890年出生于湖北潜江,早年就读于父亲李凤亭在家乡开办的私塾,旧学功底深厚。14岁随兄长李书城留学日本,从中学读到大学,1918年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毕业,同年回国。

  工科毕业的李汉俊学识渊博,除精通日语外,法文英文也能读能译,德文更是说得流利。在日本期间,他对蓬勃兴起的社会主义思潮十分留意,阅读了大量马克思、恩格斯原著。回国后的李汉俊积极从事著述和马、恩原著的翻译工作,创办《劳动界》周刊,并参与主编《新青年》、《星期评论》等进步刊物。

  1919年,李汉俊认识了到上海寻找救国之路的董必武,积极向这位湖北老乡宣传马克思主义。多年以后,董必武在回忆中谈到:“当时社会上有无政府主义、社会主义、日本的合作主义等,各种主义在头脑中打仗。李汉俊来了,把头绪理出来了,说要搞马克思主义。”“李汉俊是我的马克思主义老师”。

  1920年,李汉俊和陈独秀等先后发起组织马克思主义研究会、上海的共产党早期组织。陈独秀离开上海后,李汉俊出任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代书记。武汉共产党早期组织的创始人之一、中共一大代表包惠僧也说,中共成立之初,李汉俊在党内的地位仅次于陈独秀。

  B 中共一大在李家饭厅举行,住在楼上的嫂子不知道会议已经开过

  甘先生说,1920年秋天,他的亲外婆——李汉俊元配在上海去世。当年秋天,李汉俊和母亲一起从上海送3个灵柩(李汉俊兄弟俩的父亲以及李书城妻甘氏、李汉俊妻陈氏)回潜江安葬,和老祖母一起回湖北定居的还有兄弟俩的4个孩子。李汉俊只身回到上海以后,为了节省房租,和李书城一起从一个3楼3底的住所搬到法租界一栋刚刚兴建的2楼2底的石库门房子,这便是望志路106、108号。1921年春天,李书城续娶松江姑娘薛文淑为妻。

  薛文淑后来对甘子久等晚辈回忆,说李汉俊的朋友非常多,几乎每天不断,人少时在他自己的房间,人多时就聚到了楼下的饭厅。他和朋友之间时常争吵辩论,但吵完也不见谁红脸生气,隔天照常聚会。李汉俊白天也经常出门,不出门就在家里奋笔疾书。

  1921年7月,李书城带着卫士到湖南主持讨伐湖北督军王占元的军务,家中只剩下薛文淑、李声韵母女和李汉俊,另外还有一个保姆和一个厨师。

  7月23日,中共一大在李家饭厅召开,住在楼上的李家女主人薛文淑当时并不知道,因为“汉俊和朋友们经常在家里聚会,都可以称是开会”。她当时还在女校读书,中午回家吃饭,下午放学后才回家。她只记得有一天她一回到家中,就发现天井里有些烧剩的纸灰。厨师告诉她,法国巡警来搜查过二先生(指李汉俊)的房间,并说没有抓人。薛文淑到处查看了一下,发现除了李汉俊房间的书架有点乱,其它房间与平常无异。后来回想起来,那次可能就是正在召开党的一大,因为据一大代表们回忆,会议就是因为突然遭到了法租界巡捕房的搜查,才不得不从李汉俊兄弟的寓所里转移到浙江嘉兴南湖的一条游船上。

  C 再婚遭女师学潮领袖反对,贤良继室含辛守寡抚养子女成人成才

  李汉俊与元配陈氏(长子长女的生母)感情醇厚。陈氏去世以后,哥嫂劝他续娶,李汉俊声称再娶还是要娶姓陈的。

  1923年春,正在武昌高师(今武大)教授社会学的李汉俊经万声扬(同盟会会员,1931年任汉口市市长)介绍,与万的姨妹陈静珠结婚。陈静珠没有文化,“解放脚”,与李汉俊在调停湖北女师学潮时倡导的新女性形象大相径庭。夏之栩、袁溥之等是当年的女师学潮领袖,她们后来对甘子久说,“我们几个当时有点小孩脾气”,跑去反对,李汉俊解释说,“这种时候就是得要这样一个人。她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问,不是可以省下一些麻烦么?”

  其实李汉俊娶陈静珠也是考虑到一儿一女还小,需要一个贤良的后母照顾他们的生活。后来的事实证明,陈静珠对李汉俊忠贞不渝。当年和李汉俊一起牺牲的有好多人,很多人的妻子都改嫁了,可陈静珠一直独身。多年以后,陈静珠对继外孙甘子久说:“你外公不是一般人,他是干大事的,有学识。我只想把他的儿女培养成人,这样才对得起你的外公。”

  李汉俊遇难时,儿子李声簧14岁,长女李声馥不到10岁,次女李声香奇还在母腹之中,父亲遇害20天后出世。他们成年后都加入了父亲热爱的中国共产党,李声簧离休前是中国科技出版社副总编辑,李声馥退休前是武东医院护士长,82岁的李声香奇现在住在武大,离休前是武大化学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