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欢喜艳鬼结局

2018-06-28 11:20 来源:奇闻怪志编辑整理 作者:佚名 点击:

  求公子欢喜的《艳鬼》的结

  冬至——“至亲、好友、知交,这位公子,你祭祀的是谁?”“故人。”黑衣的男人慢慢点燃手中折成银锭的锡箔,一如脸色般苍白的手指晕开了几许火光,细碎的银屑落满肩头。脚下,黑羽赤眼的夜鸦雕像般静伏不动,如男人脸上空洞的表情,他一张一张地将锡纸投入火种,无限细致:“亦是我的爱人。”所谓爱恨,求不得,舍不得,爱不得,恨不得。史书上记载,那年,楚怀帝驾崩,妆妃自殉榻前。传闻,奸臣桑陌死于荒野。一夜,楚氏宫室突起大火,火势自冷宫而起,经久不熄,摄政王楚则昀薨。桑陌、桑陌、桑陌……原来这就是佛祖所谓的爱恨。则昕是我的求不得,而你,却是我的舍不得。求不得,不过痛彻心扉,焦虑难安。舍不得,若硬舍去,便是失魂落魄,不惜性命。「他还没醒?」妖娆神秘的女子带着一身惨绿大胆地闯进他的冥府,空华挥退了青面獠牙的鬼卒,她好整以暇地整理着腕间的珠链,描绘成青绿色的眉眼盛满诡异笑意,「我说过,他不会醒。」缭乱,明湖中的女鬼,有一手出神入化的幻术。空华冷冷看进她绿得异样的眼眸里:「你想说什么?」她「咯咯」娇笑,一扭腰,旋身大大咧咧地坐上空华脚下的石阶,扭成一股的麻花辫蛇一般自胸前拖曳而下:「你忘了,佛祖罚了你什么?」「爱不得。」见座上的男人猛然一震,她绕着自己的发梢,笑得幸灾乐祸,「你空华,永世爱而不得。」因果回圈,报应不爽。生死簿上谁是谁非历历记得清晰,从不曾错得一丝一毫。善即赏,恶即惩,谁都逃不过天理昭昭。楚则昀,鸠兄弑父,残暴无仁,一身罪孽罄竹难书。那日忘川岸边,你空华魂归地府,早有佛祖降了莲座专程来等你。「他问你,是否识得爱恨?你点头说是。」缭乱把玩着长辫的发梢认真追忆,「我躲在忘川里听得分明。爱恨纠葛,无穷无尽,恨不起,爱不得,是为最苦。他封了你作为楚则昀的记忆,罚你自此永世爱而不得。日后即便又重逢又相见又起爱恨,到头来终是一无所有。」「所以,桑陌是醒不过来了。」她抬起头看着一直沉默的男人,一身黑衣将他的脸衬得死白,「不妨再多告诉你一些。起初桑陌一直在奈何桥边等你,可惜,你再见 到他的时候,已经不记得他了,更休说什么后悔或是悲伤,他以一死来报复你,愿望却落空。呵呵呵呵……真是个死心眼的人。那么不甘,去偷了冥府中关于楚氏一 族的记录。又有什么用?那里头记录的不过是各人的善恶而已,至于爱恨……你冥府之主尚且不识得,又哪会记载这种东西?他白挨了一场剐刑。」她转过眼看着空华不见悲喜的表情,嘴角带笑,仿佛是在说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本不是艳鬼,是我以幻术诱他杀了转世的楚则昕,这样,他永留人间,再忘不掉过往。我等着看你们如何重逢。」言听至此,空华蓦然挑起了眉梢,女鬼迳自笑着:「那时,他刚受了你一场千刀万剐,烧了偷来的楚史咬牙切齿。你不知他心中到底暗藏了多少恨意,不过自我的幻术中见了你先前强吻则昕的场景,居然就将转世为乞丐的则昕开膛剖腹,生食其心。真是好手段。」语调一转,她却忽而面露狰狞,口气愤恨:「只是没想到原来转了世的帝王身上还会有残余的龙气,我漏算了这一点,反倒便宜了桑陌,平白无故送了他五百年的道行,否则我又何须苦等如此之久!」「他总是做一些没用的事,人家都不记得他了,他还记着欠了人家什么。错已铸成,又能弥补多少?笨蛋。其实,他自己也明白……头几年他还会说起你,后来,我以为他已经忘了,原来也没有。」深吸一口气,手指绕着发辫,她絮絮说着,语句杂乱。「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一直任由女鬼絮絮叨叨的男人突然说话了,低沉暗哑的嗓音在四面石壁的宽广大厅中回响,却又飘渺好似叹息,似乎是在说给自己一个人听,「坏得不彻底,恨得不彻底,对自己却狠得彻底。」「他对自己越狠,才越伤得了你。」缭乱闻言,勾着嘴角笑,低下头数腕上泛着萤光的珠粒,「爱而不得的滋味如何,我的冥主殿下?」「你来这里的目的又是什么?」空华扯开了话题反问。「告诉你一些你应当知道的事。」「为什么?」「给你一个醒着的桑陌。」「然后?」「叫你欠我一份人情。」「条件?」空华稍稍调整了坐姿,平声问道。她却不急着做声,自阶上缓缓站起,收了一脸笑意,一双翠绿的眼睛直直射向空华:「麒麟角。」「狂妄!」碧青色的鬼火腾升数丈,壁上重重鬼影,十殿阎君齐齐怒喝出声。龙爪、凤毛、麟角。三界再稀有不过此三件事物。上古神族如今凋零殆尽,后人屈指可数。天帝一脉为龙,天后乃凤族之后,而麒麟后裔,当今唯有冥主空华。好一个大胆的水鬼,孤身涉了忘川而来,竟然是来讨他额上的独角。「你乃上古神族麒麟之后,而今世间麒麟一族唯你幸存,我要讨麒麟角,自然是要跟你来讨。」鬼众张牙舞爪的怒像之下,她不畏不惧,只盯着不动声色的空华一人,侃侃而谈,「只是你一旦失了独角,万年修行也就去了大半,冥府之主的宝座只怕也坐不安稳了。」「你同他之间,总是你一路稳操胜券,结局却每每是他以自损反胜过你一局。他一日不醒,你便是一日输家,舍之不肯,爱而不得。千年万年,永世如此。」殿中默 然无声,墙上灯盘中的鬼火烧得「劈啪」作响,唤作缭乱的小小女鬼向他嫣然一笑,目光炯炯,「如何?用一个你,换一个他。」「你倒算得清楚。」他指间幻出一朵沾了露水的彼岸花,苍白的手指半掩在黑色衣袖之下将殷红的细长花瓣一一抚过,被黑衣衬得越发显得白的脸上细细地荡开一抹笑,嘴角微勾,狭长的眼眸中精光毕现,「我答应你。」桑陌,我曾说过,我要压上我的所有,赌你的爱恨。「原来这就是刑天。」从空华手中将利刃接过,已脱了金簪形态化为匕首本形的刑天在缭乱手中隐泛寒光。女鬼一手执刃将它举到眼前仔细观察,神兵所散发出的戾气仿佛能戳瞎了观者的双眼。空华却背对着她,俯身坐在桑陌床边,一心一意地整理着他散落在颊边的发丝。倾身在桑陌额上落下一吻方才起身,他从容后退一步,墨色发丝挣脱了高高的发冠飞扬而起,面向着床榻上始终不见清醒的人,高大的男人徐徐折下腰,膝头点地。

  公子欢喜《艳鬼》的内容梗概

  这是一个关于前世今生的故事,空华本是鬼气森森的冥府之主,投胎到皇家成为了注定要颠覆楚氏王朝的晋王楚则昀,他的出生极其不祥,自小受到父亲的冷落和哥哥们的厌弃,桑陌是幼小失去亲生母亲的官吏之子,七岁就被父亲送进皇宫当楚则昀的陪读,他们在一起整整十年,相互陪伴一起长大,桑陌无怨无悔的爱着楚则昀,为他甘当酷吏,干尽了人神共愤的事,然而楚则昀最重视的人却是自己的三哥楚则昕,因为楚则昕同情这个饱受冷落的四弟,处处回护他,以至楚则昕以为自己爱上了自己的三哥,并在桑陌的全力协助下毒死了太子(大皇子也是桑陌的妹夫)还借由桑陌之手嫁祸二皇子最终夺得了皇位,楚则昀把天下都放到了楚则昕面前,让楚则昕当了皇帝,可他不耻楚则昀的行径从来没领过情,始终拒绝楚则昀,楚则昀只能抱着桑陌一遍又一遍地倾吐哀伤:桑陌,你为什么不是他?他生气、愤怒,不顾场合地把桑陌压倒在地上肆意凌辱,然后用则昕的仁慈善良来斥责桑陌的邪恶,桑陌不住地用自己做过的残忍之事刺激楚则昀,他们彼此折磨。后来皇帝得了御医都没有法子的怪病,走投无路的楚则昀最信任的只有桑陌,他要求被下到天牢已经饱受折磨的桑陌去找传说中的老神仙求解药,桑陌历尽艰辛终于找到了神仙,由于对绝情的楚则昀万念俱灰,最后关头他没有拿本已到手的第三份解药,而是决然赴死,用自己一命换得楚则昀的后悔。而楚则昀在失去了桑陌之后才明白自己真正爱的人是谁,但回天无数,皇帝死后他一把火烧了皇宫也烧了自己,最终印证了亡国的预言。桑陌不知道楚则昀的真身是冥府之主空华,死后魂魄在忘川苦苦等待楚则昀不果,于是偷了楚史并将楚史烧毁。他拒绝转世投胎,化身艳鬼流连人世,为自己造下的罪孽赎过。佛祖让归位后的空华忘记了曾经的一切,而楚史已毁,即使想知道也无处可寻。空华反因桑陌毁了楚史罚桑陌身受千刀万剐,可怜桑陌身心俱伤,一抹幽魂在世间游荡了三百年,他用放荡不羁掩饰一往情深,用浓妆艳抹掩饰清雅淡定,他守护着已经多次转世的前任皇帝楚则昕(转世后的南风),慰藉着失去儿子的靳老夫人(也是游魂一缕),开解失去丈夫的妆妃(其实她是华妃),直到三百年后又一次遇到已经忘了他的空华(也就是楚则昀)。空华为追查刑天下落而来,却意外的得知了前世的恩怨,他对桑陌由鄙夷到好奇再到心动并再一次爱上了他。桑陌替南风挡住了华妃刺来的刑天,这一刀让他形神俱灭,他对空华的怨最终化成了一句血泪遗言:“我最想看的……”就是你后悔的表情!”后悔莫及的空华忍受锥心之痛用自己原形——黑麒麟的角救回了桑陌,也毁了万年修行,再也做不得冥主。最后桑陌放弃了投胎的机会,觉得做鬼比做人自在,独自离开去游历名山大川,空华无力挽留,只能对着桑陌的背影许诺“每年冬至,我一定会记得为你烧一份供奉。”

  话说,公子欢喜的《艳鬼》人物关系是啥?

  这是一个关于前世今生的故事,空华本是鬼气森森的冥府之主,投胎到皇家成为了注定要颠覆楚氏王朝的晋王楚则昀,他的出生极其不祥,自小受到父亲的冷落和哥哥们的厌弃,桑陌是幼小失去亲生母亲的官吏之子,七岁就被父亲送进皇宫当楚则昀的陪读,他们在一起整整十年,相互陪伴一起长大,桑陌无怨无悔的爱着楚则昀,为他甘当酷吏,干尽了人神共愤的事,然而楚则昀最重视的人却是自己的三哥楚则昕,因为楚则昕同情这个饱受冷落的四弟,处处回护他,以至楚则昕以为自己爱上了自己的三哥,并在桑陌的全力协助下毒死了太子(大皇子也是桑陌的妹夫)还借由桑陌之手嫁祸二皇子最终夺得了皇位,楚则昀把天下都放到了楚则昕面前,让楚则昕当了皇帝,可他不耻楚则昀的行径从来没领过情,始终拒绝楚则昀,楚则昀只能抱着桑陌一遍又一遍地倾吐哀伤:桑陌,你为什么不是他?他生气、愤怒,不顾场合地把桑陌压倒在地上肆意凌辱,然后用则昕的仁慈善良来斥责桑陌的邪恶,桑陌不住地用自己做过的残忍之事刺激楚则昀,他们彼此折磨。后来皇帝得了御医都没有法子的怪病,走投无路的楚则昀最信任的只有桑陌,他要求被下到天牢已经饱受折磨的桑陌去找传说中的老神仙求解药,桑陌历尽艰辛终于找到了神仙,由于对绝情的楚则昀万念俱灰,最后关头他没有拿本已到手的第三份解药,而是决然赴死,用自己一命换得楚则昀的后悔。而楚则昀在失去了桑陌之后才明白自己真正爱的人是谁,但回天无数,皇帝死后他一把火烧了皇宫也烧了自己,最终印证了亡国的预言。桑陌不知道楚则昀的真身是冥府之主空华,死后魂魄在忘川苦苦等待楚则昀不果,于是偷了楚史并将楚史烧毁。他拒绝转世投胎,化身艳鬼流连人世,为自己造下的罪孽赎过。佛祖让归位后的空华忘记了曾经的一切,而楚史已毁,即使想知道也无处可寻。空华反因桑陌毁了楚史罚桑陌身受千刀万剐,可怜桑陌身心俱伤,一抹幽魂在世间游荡了三百年,他用放荡不羁掩饰一往情深,用浓妆艳抹掩饰清雅淡定,他守护着已经多次转世的前任皇帝楚则昕(转世后的南风),慰藉着失去儿子的靳老夫人(也是游魂一缕),开解失去丈夫的妆妃(其实她是华妃),直到三百年后又一次遇到已经忘了他的空华(也就是楚则昀)。空华为追查刑天下落而来,却意外的得知了前世的恩怨,他对桑陌由鄙夷到好奇再到心动并再一次爱上了他。桑陌替南风挡住了华妃刺来的刑天,这一刀让他形神俱灭,他对空华的怨最终化成了一句血泪遗言:“我最想看的……”就是你后悔的表情!”后悔莫及的空华忍受锥心之痛用自己原形——黑麒麟的角救回了桑陌,也毁了万年修行,再也做不得冥主。最后桑陌放弃了投胎的机会,觉得做鬼比做人自在,独自离开去游历名山大川,空华无力挽留,只能对着桑陌的背影许诺“每年冬至,我一定会记得为你烧一

上一篇:怎样驱鬼 12个灵媒克鬼方法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