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静采访称是生命间的往来

2017-08-04 16:17 来源:奇闻怪志编辑整理 作者:佚名 点击:

  柴静:关心新闻中的人 采访是生命间的往来

  讲述柴静央视十年历程的自传性作品《看见》首印50万册,截至目前,该书已经重印3次,销量已达百万册,而这距2012年12月16日,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为其在首都图书馆举行的首发式,不过短短一个月时间。有媒体和网友调侃,“央视最穷主持人”柴静或因《看见》脱贫致富。《看见》一书究竟藏着怎样的阅读秘密与价值?

  成为柴静

  “不必小心翼翼地考虑怎么措辞——你问的就是未知,问的是你的欲望,就是新闻。做新闻,最好的未知就是离它最近的地方。”

  柴静,大学本科在长沙铁道学院学会计。毕业后,没有回老家做家人安排的会计工作,而是在湖南文艺广播电台主持《夜色温柔》,1999年,进入湖南卫视,主持《新青年》。2001年来到中央电视台工作至今。

  现在的柴静已经是最受观众喜欢的央视记者、主持人之一,但当年的柴静,刚进央视的柴静有着自己的溃败。10年间的成长,不是颠覆式的,而是用心一步步修炼得来。在《看见》一书里,柴静写她刚进央视时工作中的失败和错误,当时《东方时空·时空连线》制片人陈虻嫌她小女生新闻的那套路数说:“你简直矫揉造作不可忍受。”再后来,有一阵她干脆出溜了。“以前当观众时,老讥笑别人八股腔,现在当了主持人,用得比谁都熟练,每天结尾她都说:‘让我们期待一个民主法治的社会早日到来。’”“我清清楚楚地知道,我在工作,卖命地工作,但我是在为制片人、奖金、虚荣心,为我的恐惧而工作。最简单的东西没有了,我的心不在腔子里。”陈虻告诉她要忘掉自己,可是一期节目三方连线,她得时刻想着她的身体要拧成35度、45度、60度,还要想着脸上的表情、语言、化妆、衣服。一场下来什么都得想,怎么可能忘掉自己?

  而真正让柴静找到做新闻的状态是2003年2月的新疆喀什地震,当时还在《时空连线》做评论主持的柴静,第一次作为记者来到新闻现场,就是这样的第一次,让柴静确认了自己的“要什么,怎样要”。如果在演播室,她会想该到哪个段落了,该上升到哪个层次了,但是坐在那个长天大地里,什么都没了,灯光没了,反光板没了,耳机里的导播没了……“我忽然明白了什么是新闻。新闻,不是我常坐在演播室里转述的数据或判断。在这里,它像水一样,劈头盖脸的,无所不在。我的眼睛里、耳朵里、鼻子和嘴巴里,都是新闻。不必小心翼翼地考虑怎么措辞——你问的就是未知,问的是你的欲望,就是新闻。做新闻,最好的未知就是离它最近的地方。”

  “写是本身的酬劳”

  “一个国家由人构成,一个人也由无数他人构成,你想如何报道一个国家,就要如何报道自己。”

  10年前,陈虻问柴静:“如果你来做新闻,你关心什么?”柴静回答:“我关心新闻当中的人。”这一句话将柴静推到了今天。10年之间,非典、汶川地震、两会报道、奥运,一些重点新闻事件现场,几乎都能看见柴静的身影,另外,一些调查性报道、“药家鑫”、“华南虎照”……柴静也参与其中。《看见》一书,写的正是她在央视10年的采访经历中所遇见留给了她强烈生命印象的人。“这本书中,我没有选择标志性事件,也没有描绘历史的雄心,在大量的新闻报道里,我只选择了留给我强烈生命印象的人。”

  写作之于柴静,是发现自我、唤醒自我的过程,所以“写是本身的酬劳”。《看见》一书从决定动笔到完成,历时4年多,中间停停写写,原因在于只要是不能真诚对待自己的时候,她就干脆不再动笔。她说:“一个国家由人构成,一个人也由无数他人构成,你想如何报道一个国家,就要如何报道自己。”“当一个人力图完善自己的时候,他将不再向外界寻求什么,也不向外界推诿什么,他将自己的重心放在自己的内部,而社会的进步就由一个一个独立的人试图自我完善的过程中得来。我的起点这么低,所以这个过程会无限长,永无尽头,想过这一点,我也就踏实了。”

  [采访是生命间的往来]生命中的来来往往

  人的生命到底有多长?曾经在父亲住进重症监护室的那段时间里我希望有人告诉我答案是:无限长。然而当父亲永远的与我天人相隔后,我才知道每个人的生命长度是不同的,在每一个人的生命里来来往往的次数也是不同的。活着的人生命中的来来往往不停的在继续,逝去的人是不是在另一个世界依然还有类似于活着时的各种来来往往呢?我找不到答案。

  昨天和同事们一起在这年末岁初的周末,聚在一起谈起曾经的花季、历经的青春、初涉世事的迷惘以及现如今的收获和失去,突然发现自己有些伤感,有些感伤,有些缅怀,有些怀念,久久萦绕在心头,停驻成生命中的又一次来来往往。

  笑谈中的那些岁月里有着惊心的容颜,永远尘封的,是那些过去岁月和岁月里的故事。谁都是有过去的人,隔着如山的岁月,那些过往的日子曾经接近,只是无法进入。那些故事,将来,不知有谁会珍惜?还是被虚掷?或者连自己都不再记得。只觉得活的越来越累,连话语也越来越少,于是渴望着想要过那种散淡的、自由的生活,不愿意为任何人操,甚至是为自己,只想安静地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看别人的书,涂写我的字,弹我的曲,简单而轻松、自由快乐地活下去。

  神思飞扬在生命中的这些曾经的来来往往和即将到来的新一轮的来来往往中,正如在多年前看过的一篇散文中所写的那样:生命中总有许多来来往往的人,就像我们走路时马路上那些过客,有与我们背道而行的,也有与我们走向同一个方向的。那些与我们背道而行的,也许让我们转瞬即忘。也许,在生命中的某一天里,我们还会偶尔地想起这些模糊的影子,但只是偶尔的想一下而已——他们在我们身后,有的已经越走越远,即使因为某些原因这些人中又有重新折回来,可因为已相隔太远,再努力怕也无法追上了;那些与我们同行的,有时与我们擦肩而过,有的也许会和我们走一段距离,但时间不会太长。

  静下心来细细地想想生命中的每一次来来往往,真的很感慨在人生道路上,有太多的岔路口,而在每一个路口,我们的选择又都会不同,于是在我们生命的每一个往来中,有殊途同归的,有中途分道的,当然也还会有新的同行者,也同样还会有新的岔路口,最终,这些不同的选择结果,又会在我们生命的日记中,记录下新的来来往往的回程,记录这些往来中的故事,记录下我们多年后回首时的那种永远的美好,永久的伤痛和生命中那些贯穿着永恒刹那的每一次来来往往……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就让我们把生命中的这每一次来来往往都作为人生旅途上的一个新的起点和一次心灵打盹的空闲吧,在来来往往中厚积薄发,为我们人生中下一个新的往来,不断演绎出生命中最为精彩的片段!

  柴静《看见》首发式:采访是人与人生命的往来

  12月15日,央视知名记者、主持人柴静自传性作品《看见》在首都图书馆举行了首发式,前央视主播邱启明担任主持人,白岩松、崔永元、罗永浩、张立 宪等重量级嘉宾登场助阵。正如柴静所说“一个人由无数他人构成”,在这场 “朋友的聚会中”,柴静与嘉宾们与现场观众进行了心与心的沟通,并共同分享了对新闻、对自我、对社会的感想。

  旁观新闻中的他人 《看见》自己

  这本书是柴静个人成长的告白书,也是中国社会十年变迁的备忘录。在书中,柴静记录下淹没在宏大叙事中的动人细节,为时代留下私人的注脚。而在首发式 演讲中,柴静也回顾了自己十年间的新闻成长之路。正如她所说:“每个人都深嵌在世界之中,没有人可以只是一个旁观者,他人经受的,我必经受。书中记录下的 人与事,是他们的生活,也是你和我的生活。”

  柴静说,正是2003年非典时期的报道,让自己知道了新闻必须遵循准确性,“所以我不敢如此轻慢了,因为准确二字事关其他人的性命”;当她采访李阳 家庭暴力事件时,她试图探寻人与人之间平等的关系,并发现“平等不是悲悯或同情,平等是我们处在同样的生活当中,你作经受的我必然经受,当我们为生存而挣 扎的时候,我们就是平等”。

  柴静曾被评价为是极有逻辑性的一名记者,而她对于逻辑的问题表示,每个人的审美、经验、直觉都完全不一样,只能靠事实和因果的不断梳理,借用证据从逻辑链条的最末端一环一环向上追诉。

  陈丹青说,我很尊重柴静,她很刚正。在外界眼中这个安静却带着正义锋芒的女孩在演讲中说,通过对新闻的解读,她发现平衡就是对每一方的论述都要心存警觉,只要让不同的论述之间相互殴斗、彼此博弈,才能够接近事实的本来面目,才能使自己不能成为偏见的蜉蝣。

  现实生活犬牙交错的切肤之感,让柴静一点一滴脱离外在与自我的束缚,对生活与人性有了更为宽广与深厚的理解。柴静说,生命是一个体验,体验的时光才不会虚度,体验了这些感受才能属于你,你因此而创建自己的生活,当你创建之后你才归属它。采访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生命往来。

  在柴静演讲完后,邱启明向柴静提了个最近的“热话题”:你幸福吗?柴静说,是,我今天挺幸福的。

  张立宪:“娘家哥哥”为《看见》保驾护航

  《读库》主编张立宪自诩为柴静的“娘家哥哥”,作为第一名出场的嘉宾,张立宪回顾了《看见》的诞生。他说,摩羯座的柴静喜欢跟自己较劲,不断地对各 个章节反复重写、改写。而她确实很享受这个过程,就像在书中写道,“写,本身就是写作的酬劳”。张立宪说,柴静是从县城走出来的姑娘,他希望有更多生长在 广袤、粗劣土地上的少年少女能够从柴静的这本书里找到同样的成长的土地。